孟庆

而真正的绝望尚未到来。

我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我奢求得到幸福,是因为我曾经那么幸福。

我超常发挥考上了从未想过的大学,我到了北京,要在一个很好的大学,很好的专业开始新生活。

北京是一座很好的城市,既有大城市的气度、有趣,又有人味儿。

但我在这里是一个人。

我十八岁了,我成年了,我要为自己负责,安排自己的未来,争取尽可能多的东西,走的尽可能高。我要好好学习,参加学校组织和社团,搞好人际关系。我要学会融入这个大都市。我要照顾好自己,不让自己生病,不让自己难受。

可我又很想家,舍不得姥姥姥爷,舍不得爸爸妈妈,舍不得那个时常会停水的小城。

我是被宠爱的,我打个喷嚏都有一堆人大呼小叫的让我吃药添衣,我胃口不好就有人变着花样给我做。我不用自己洗衣服,不用干活,只要撒个娇就能有想要的一切。

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今天姥姥买了八个橙子,放在宾馆里。我只吃了一个,就要走了。

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去学校报道,然后自己生活。一个人睡,和五个舍友相处,一个人管自己添衣减衣,一个人管自己吃什么不吃什么。

我自由了,我也许会有远大前程,也许会经历很多磨难。

但我最爱的家人,以后只会远远的旁观我。

我要不愧对我曾得到过的宠爱。我曾经得过且过,活不下去就死,但现在我想好好活着,混不下去就回家,回到有家人庇护的小城里。我见了这个世界,才知道家是退路。

我会好好活着,好好赚钱,好好玩好好养生,好好宠爱自己。我要当一个强大的人,让人放心,让我的家人可以像我依靠他们一样依靠我。

我要开始一个人生活啦。

前途未卜,挺直背,往前走就是。

剑未配好,出门已是江湖。

今天是愚人节,但对于高三狗来说,只是一个正常上课的星期天,是数学老师请假半个月回来的第一天,是清总账收半个月的数学作业的前一天。

也是高考倒计时67天。

可能是因为没尽全力,可能是因为眼里能看见前面的光,感觉没有那么难熬。

有时候很痛苦,有时候体验到让人想尖叫的烦躁,有时候感觉到自己的颓废和消极——死猪不怕开水烫确实是很贴切的。想过自残、跳楼,但都只是想一想过把瘾,然后接着肝卷子。

麻木又忙碌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等七十天后回首,我可能会后悔痛惜自己浪费的每一秒时间。但是我也许会感谢一点点坚持住没请长假没退学,没伤害自己和家人的自己。

变故、伤痕会重新塑造一个人的性格,我在最痛苦的时候没有向别人露出内心的歇斯底里,这让我有点骄傲,但我也清楚的感觉到它影响了我的性格。我可能会被它变成自己不那么喜欢的样子。我可能无法感谢这些"挫折",它让我失去的要大于让我得到的。我对一些事情变得无所谓,对妈妈的感情变得面目全非,对自己的自我评价走向新的低谷。

我变成了一个很不好的人,我开始知道我配不上一些我渴望的美好。但时间是客观的,它会拉着我,把我带去新的地方,也许会给我新的痛苦,也许会让我看见更多的悲欢,更丰富的人间。

而我在高三,我在这个充满风沙的小城里的一间教室里,和一群看上去有理想有能力的人坐在一起。有时候羡慕他们,有时候又觉得他们都在悄悄经历着一场不为人知的战争。

我的高中三年夹杂着不似真实的幸福和在自杀边缘徘徊的痛苦。但我想至少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已经过去了。以后也许会有新的希望,也许会每况愈下。但是我已经有过的幸福已超过世界上大多数人了,我被毫无保留的宠爱过,我有过自己喜欢的一切,我曾经成为过自己希望成为的人,到现在我还有快乐的能力。应该是有快乐的能力。

我会走下去,让时间带着我走向什么地方。

命运的闸刀在脖子上悬了三年,我学会了从战战兢兢的苟且偷生活成今朝有酒今朝醉啊的放浪形骸,我知道闸刀落下前的这一段日子将是我剩余的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日子。三年了,我已经快忘了自己还在刀下,这风平浪静的每一天都是偷来的日子。知道今天,闸刀松动了。它只是挨到了我的脖子,尚未真正落下,我已经怕的要死,疼的要死。尽管我知道,闸刀总会落下。

负能量爆棚……

庸庸碌碌,得过一日算一日。

为自己的颓废而难过,却又不愿努力。

做着荒废时间的事,并为之惊慌,焦虑,却不愿改变。

自我厌恶中即将开始新的地狱模式,只希望忙起来就忘掉这些烦心事。

但我最害怕的是,也许在以后的人生中,这些现在看来痛苦无比的时光是最后的幸福。家人健在,自己健康,无更大的灾祸降临过,需忧心的就是自己的懒惰和未来。

可现在我并不算开心。

今天稍稍好了一点点。
应该说这两天的情况都不错。
感觉到我还是幸福的,我以后也可能是幸福的。

有种可能,我的未来可能比现在还要幸福,哪怕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也可以支持自己继续活着。
请不要放弃,为了以后不期而遇的温暖和惊喜。

这么糟糕的一天,早点过去吧。
唯一能庆幸的是,无论今天多痛苦,好好睡一觉,等明早起来时,一切又会好很多。
绝望在一天一天的被推移,好像只要我逃避的得当,它就无法真正的抓住我。

天不会亮了。
永无宁日。

真正是生无可恋。
生而为人,对不起。